Books Should Be Free is now
Loyal Books
Free Public Domain Audiobooks & eBook Downloads
Search by: Title, Author or Keyword

南腔北調集   By: (1881-1936)

Book cover

First Page:

“非所計也”

  新年第一回的《申報》(一月七日)〔2〕用“要電”告訴我們:“聞陳(外交總長印友仁)〔3〕与芳澤〔4〕友誼甚深,外交界觀察,芳澤回國任日外長,東省交涉可望以陳之私人感情,得一較好之解決云。”

  中國的外交界看慣了在中國什么都是“私人感情”,這樣的“觀察”,原也無足怪的。但從這一個“觀察”中,又可以“觀察”出“私人感情”在政府里之重要。

  然而同日的《申報》上,又用“要電”告訴了我們:“錦州三日失守,連山綏中續告陷落,日陸戰隊到山海關在車站懸日旗……”

  而同日的《申報》上,又用“要聞”告訴我們“陳友仁對東省問題宣言”云:“……前日已命令張學良〔5〕固守錦州,積极抵抗,今后仍堅持此旨,決不稍變,即不幸而挫敗,非所計也。……”

  然則“友誼”和“私人感情”,好象也如“國聯”〔6〕以及“公理”,“正義”之類一樣的無效,“暴日”似乎不象中國,專講這些的,這真只得“不幸而挫敗,非所計也”了。也許愛國志士,又要上京請愿了罷。當然,“愛國熱忱”,是“殊堪嘉許”的,但第一自然要不“越軌”,第二還是自己想一想,和內政部長衛戍司令諸大人“友誼”怎樣,“私人感情”又怎樣。倘不“甚深”,据內政界觀察,是不但難“得一較好之解決”,而且——請恕我直言——恐怕仍舊要有人“自行失足落水淹死”〔7〕的。

  所以未去之前,最好是擬一宣言,結末道:“即不幸而‘自行失足落水淹死’,非所計也!”然而又要覺悟這說的是真話。

  一月八日。

  BB

  〔1〕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二年一月五日上海《十字街頭》第三期,署名白舌。

  〔2〕舊時新年各日報多連續休刊几天,所以《申報》到一月七日才出新年后的第一回。

  〔3〕陳友仁(1875—1944)原籍廣東順德,出身于華僑家庭,一九一三年回國,曾任孫中山秘書及武漢國民政府外交部長等職。一九三二年一度任國民党政府外交部長。舊時在官場或社交活動中,對人稱字不稱名;在文字上如稱名時,則在名前加一“印”字,以示尊重。

  〔4〕芳澤即芳澤謙吉,曾任日本駐國民党政府公使、日本外務大臣等職。

  〔5〕張學良字漢卿,遼宁海城人。九一八事變時任國民党政府陸海空軍副司令兼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,奉蔣介石不抵抗的命令,放棄東北三省。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他与楊虎城發動西安事變,后被蔣介石囚禁。

  〔6〕“國聯”參看本卷第354頁注〔5〕。當時國民党政府對日本的侵略采取不抵抗政策,一味依賴國聯,如一九三一年十月十四日國民党第四次代表大會對外宣言中就說:“當事變之初,中國即提請國聯處理,期以國際間保障和平机關之制裁,申張正義与公理。”〔7〕“自行失足落水淹死”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以后,各地學生為了反對國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,紛紛到南京請愿,十二月十七日在南京舉行總示威時,國民党政府出動軍警屠殺和逮捕學生,有的學生遭刺傷后又被扔進河里。次日,南京衛戍當局對記者談話,詭稱死難學生是“失足落水”。

連環圖畫”辯護

  我自己曾經有過這樣一個小小的經驗。有一天,在一處筵席上,我隨便的說:用活動電影來教學生,一定比教員的講義好,將來恐怕要變成這樣的。話還沒有說完,就埋葬在一陣哄笑里了。

  自然,這話里,是埋伏... Continue reading book >>




eBook Downloads
ePUB eBook
• iBooks for iPhone and iPad
• Nook
• Sony Reader
Kindle eBook
• Mobi file format for Kindle
Read eBook
• Load eBook in browser
Text File eBook
• Computers
• Windows
• Mac

Review this book



Popular Genres
More Genres
Languages
Paid Boo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