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oks Should Be Free is now
Loyal Books
Free Public Domain Audiobooks & eBook Downloads
Search by: Title, Author or Keyword

豐收   By: (1912?-1939)

Book cover

First Page:

豐收

  豐收

  一

  時間是快要到清明節了。天,下著雨,陰沉沉的沒有一點晴和的徵兆。

  雲普叔坐在「曹氏家祠」的大門口,還穿著過冬天的那件破舊棉袍;身子微微顫動 ,像是耐不住這襲人的寒氣。他抬頭望了一望天,嘴邊不知道念了幾句什麼話,又低了 下去。鬍鬚上倒懸著一線一線的,迎風飄動,剛剛用手抹去,隨即又流出了幾線來。

  「難道再要和去年一樣嗎?我的天哪!」

  他低聲地說了這麼一句,便回頭反望著坐在戲台下的妻子,很遲疑地說著:

  「秋兒的娘呀!『驚蟄一過,棉褲脫落!』現在快清明了,還脫不下袍兒。這,莫 非是又要和去年一樣嗎?」

  雲普嬸沒有回答,在忙著給懷中的四喜兒餵奶。

  天氣也真太使人著急了,立春後一連下了三十多天雨沒有停住過,人們都感受著深 沉的恐怖。往常都是這樣;春分奇冷,一定又是一個大水年歲。

  「天啦!要又是一樣,……」

  雲普叔又掉頭望著天,將手中的一根旱煙管,不住地在石階級上磕動。

  「該不會吧!」

  雲普嬸歇了半天功夫,隨便地說著,臉還是朝著懷中的孩子。

  「怎麼不會呢?春分過了,還有這樣的寒!庚午年,甲子年,丙寅年的春天,不都 是有這樣冷嗎?況且,今年的天老爺是要大收人的!」

  雲普叔反對妻子的那種隨便的答覆,好像今年的命運,已經早在這兒卜定了一般。 關帝爺爺的靈簽上曾明白地說過了:今年的人,一定是要死去六七成的!

  烙印地雲普叔腦筋中的許多痛苦的印象,湊成了那些恐怖的因子。他記得:甲子年 他吃過野菜拌山芋,一天只能撈到一頓。乙丑年剛剛好一點,丙寅年又喊吃樹根。庚午 辛未年他還年少,好像並不十分痛苦。只有去年,我的天呀!雲普叔簡直是不能作想啊 !

  去年,雲普叔一家有八口人喫茶飯,今年就只剩了六個:除了雲普嬸外,大兒子立 秋二十歲,這是雲普叔的左右手!二兒子少普十四歲,也已經開始在田裡和雲普叔幫忙 。女兒英英十歲,她能跟著媽媽打鬥笠。最小的一個便是四喜兒,還在吃奶。雲普爺爺 和一個六歲的虎兒,是去年八月吃觀音粉(註一)吃死的。

  這樣一個熱鬧的家庭中,吃呆飯的人一個也沒有,誰不說雲普叔會發財呢?是的, 雲普叔原是應該發財的人,就因為運氣太不好了,連年的兵災水旱,才把他壓得抬不起 頭來。不然,他也不會那麼示弱於人哩!

  去年,這可怕的去年啦!雲普叔自己也如同過著夢境一樣。為了連年的兵災水旱, 他不得不拚命地加種了何八爺七畝田,希圖有個轉運。自己家裡有人手,多種一畝田, 就多一畝田的好處;除納去何八爺的租谷以外,多少總還有幾粒好撈的。能吃一兩年飽 飯,還怕弄不發財嗎?主意打定後,雲普叔就賣掉了自己僅有的一所屋子,來租何八爺 的田種。

  二月裡,雲普叔全家搬進到這祠堂裡來了,替祖宗打掃靈牌,春秋二祭還有一串錢 的賞格。自家的屋子,也是由何八爺承受的。七畝田的租谷仍照舊規,三七開,雲普叔 能有三成好到手,便算很不錯的。

  起先,真使雲普叔歡喜。雖然和兒子費了很多力氣,然而禾苗很好,雨水也極調和 ,只要照拂得法,收穫下來,便什麼都不成問題了。

  看看他,禾苗都發了根,漲了苞,很快地便標線了(註二),再刮二三日老南風,就 可以看到黃金色的谷子擺在眼前。雲普叔真是喜歡啊!這不是他日... Continue reading book >>




eBook Downloads
ePUB eBook
• iBooks for iPhone and iPad
• Nook
• Sony Reader
Kindle eBook
• Mobi file format for Kindle
Read eBook
• Load eBook in browser
Text File eBook
• Computers
• Windows
• Mac

Review this book



Popular Genres
More Genres
Languages
Paid Books